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末日Z戰] 該病毒零號患者疑似立委林淑芬然後一號是吳育仁這樣?

末日片一直都是不墜的題材,但過去的末日片限於經費與技術,頂多只能在古老傳說中打轉,例如各文明的末日傳說,或是慧星撞地球之類的老梗。自從1998年的世界末日(Armageddon)之後,末日片一定要出現的元素必然是: (1) 原來早就洗手不幹的男主角被臨時征召;(2) 美國總統死了;(3) 美國各大城市淪陷了;(4) 一定要被扯到的世界其它主要城市一定有倫敦、巴黎、莫斯科、東京、上海、香港,然後要扯到那些城市就要看票房在那裏,還有演員是誰,還有沒有錢出外景;(5) 男主角深愛著家人或女友,然後家人與女友從頭到尾的妝容都還好,事成之後一定要在廢墟中接吻,而且一定要在非常緊急著時候接吻;(6) 一定要有一隻狗,討不討喜是其次;(7) 需要非常多的不可能與奇蹟才能完成使命;(8) 面對問題的解決方法通常就是大爆炸,炸完了誰負責?who cares?

我並沒有事前看小說或事前看電影介紹才看這部片,我只是覺得,布萊德彼特的片應該還不太差吧?畢竟我對他多數的作品都算是喜歡啊。但是這部片讓我覺得,怎麼說呢?在"還不錯"和"原來也不過是這樣"之間打轉。我來說說問題在那裏。

撇開這部片中延續災難片的老梗,例如愛哭愛叫的小女孩、壞事的手機、被插爆但絕對不會死的男主角好了,一開始就提到台灣有狂犬病,很多觀眾馬上就發出"蛤?外?"的聲音。我看到其它影評似乎也少對這個鋪陳做什麼評語,但是啊,難道大家忘記林淑芬咬吳育仁的手臂,吳育仁怕有破傷風要打預防針的新聞嗎?我覺得真的很有道理啊,咬人和發瘋,還有立委打架亂成一團,和那些zombie一擁而上根本分不出差別呢~

我還挺喜歡電影前半段那種"無法預測下一步會如何進行"的氣氛。一開始就讓那個得意洋洋,在臉上堆滿笑容的耶魯病毒學者因為愚蠢害怕而一槍把自己打死,影片進行到那邊時戲院裏很多人說"蛤這樣就死了?",我不是很確定這是否是原作者想要諷刺高學歷份子對真實社會問題的無用,或只是想要展現他的反動?(但是到片尾時男主角又引用了他的話來激發那種一物剋一物的想像)

Zombie的橋段我就不多說了,其實那些殭屍晃來晃去時,我一直受到"殭屍那有這麼帥"那部片的影響,結果一直想笑(sorry)。然後殭屍眼球快速轉動時也讓我想到我的某個臉書朋友(他好會喔,他的眼睛真的可以那樣轉呢~)然後我又笑了。

我覺得劇情一直到以色列那部份都還算是合理、緊湊、緊張。但是一上了白俄羅斯的客機以後就讓我覺得開始有問題了。問題在那?機上怎麼能有狗呢?為什麼不是關在寵物提籃呢?然後男主角為什麼能自顧自地打電話呢?飛機在被爆出一個大洞後所有人被吸光光也很怪,其實依據那樣的破損狀況,應該馬上就會在空中解體,或馬上燒成火球,居然還能迫降。最強焊的是那個以色列獨臂神尼,整組好好地帶著男主角一步一步就走到世衛組織的大樓。OMG,他的肚子不是整個被插過去嗎?依據那個被插過的位置,男主角的直腸和小腸應該整個被切斷才是呀?他怎麼能夠走走走啊?(好吧,因為他是男主角就別計較了)
我認為在醫院裏對付zombie的情節拍得還不錯,很緊張,但是男主角亂拿virus給自己亂打那邊我覺得真是嚇壞人了,但是反正情節需要就,好吧,算了。打了那一針以後,戲就差不多結束了。可是因為我覺得這種結束方式太簡單了,太簡陋了,而且就免疫學、病毒學來說漏洞很大(看電影時被這些偽科學困擾是很煩的事),我不免想到火星人入侵(Mars Attacks)的結局,大家在對火星人無計可施時意外發現,老太太聽的鄉村歌曲會讓火星人爆頭~ 我真的就是想到這個呀~ 
我覺得這部片讓我有一種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片頭似乎想要討論人類破壞環境導致病毒快速演化,並跨物種散播的現況(SARS, H1N1都是),但是到了片尾,仍然只用槍林彈雨和大轟炸來處理,讓我有種"似乎想說個大道理,但沒說出個道理"來的感覺。

最後,這部片使用了一些看似科學的話語,例如什麼「大自然就像每個連續殺人犯一樣,所做的任何恐怖行動都想要被發現,而他們最強勢的地方其實往往都是他們的弱點。」其實這樣的敘述是不被任何科學證據所支持的,這只是科幻,扯不上科學。